以營銷思維做包裝設計

競品分析+消費人群分析+產品定位+賣點提煉+廣告語策劃

中國大米能喂飽非洲嗎?

通過增加收入和提升農業價值鏈,農業將成為推動非洲經濟轉型引擎,農業市場也將成為非洲大陸 “新石油”
據世界銀行估算,非洲農業市場業務到2030年將達到1萬億美元。

《中國大米能喂飽非洲嗎?》

賽賽是莫桑比克南部加紮省首府,坐落在林波波河下遊,距離首都馬普托210公裏,這裏是農產品集散中心,到處可以看到開闊連片的黑土地。

45歲的安娜·費爾南多(Anna Fernanda)是土生土長的賽賽人,她是一個大家庭的女主人,丈夫已經去世,留下一個祖孫三代18人的大家庭,其中11個是孩子。她的孫女閃著一雙烏黑的眼睛害羞地躲在她身後,這樣的大家庭在當地很常見。

為了養家糊口和給孩子們更好的機會,安娜四年前承包了2公頃水稻,一年隻需在田間勞作四個月,就可以賺取5.4萬梅蒂卡爾(約合人民幣6000元)。在首都馬普托每月賺700元人民幣就是不錯的收入,因此這不僅能夠讓安娜養家,還能支付孩子的教育費用。安娜蓋了新房,她現在有17間草房,房舍中有冰箱和電飯煲等小家電。說起蓋房,安娜有些興奮,她最大的願望就是通過種水稻賺更多錢,給孩子們蓋新房。

安娜所承包的稻田隸屬於莫桑比克萬寶非洲農業開發項目(下稱“萬寶項目”),這是中國在非洲投資規模最大的糧食類農業項目。萬寶項目始建於2011年,由民營企業襄陽萬寶糧油公司投資,2015年由中非發展基金取代萬寶糧油接手管理項目,中非發展基金和中葡合作基金聯合投資,並在之後委托中鐵二十局帶資管理。

萬寶項目采取自主機械化種植和合作種植兩種模式,合作種植麵積達9974畝,占總種植麵積27%。與安娜一樣,當地已有500個農戶加盟合作種植,萬寶向他們發放種子、農藥和化肥等原材料,並提供技術支持。水稻成熟後,萬寶向農民收購原糧,扣除原料和技術成本,就是種植戶淨收入,去年當地農戶為萬寶種水稻共收入1200萬梅蒂卡爾(約合人民幣133萬元),收入最高的農戶一年能賺到人民幣3萬元。

不僅收入增加,掌握水稻種植技術也使當地農戶生產力得到大幅提升,加紮省農業廳廳長丹尼洛·拉蒂法(Danilo Latifo)表示,在項目進來前,農作物產量(特別是水稻)最多3噸/公頃(約合400斤/畝),經過萬寶傳授技術後,當地產量達到8噸/公頃,極大加速地區經濟增長。他希望項目能夠接納更多合作種植戶,不斷提高產量。

授人以漁

提升像安娜這樣的小農戶生產能力對於發展非洲農業至關重要,世界銀行不久前發布的《非洲加速減貧報告》指出,盡管非洲經濟飛速發展,但貧困問題依然無所改觀,原因之一就是非洲過度依賴自然資源實現增收,而不是依靠農業和農村發展,這使農村貧困人口無法脫貧,而脫貧關鍵在於提高農業種植能力和小農戶生計。

報告指出,農業是非洲經濟發展的關鍵,但卻長期被忽視。非洲大陸上60%-70%人口從事農業生產,農業產值占到整體GDP的24%,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與農業有關的產業更是占到所有經濟活動的一半。然而,缺乏技術和政治忽視使非洲農業一度處於放任自流狀態。美國薩加莫爾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唐納德·卡塞爾(Donald Cassell)指出,在1960年-2005年期間,非洲在世界農業出口總額所占份額從15%下降到3%,人均糧食產量下降5%。非洲各國政府預算中農業所占比例從上世紀80年代的7.3%下降到2000年的3.8%。

雖然近年來這一情況有所好轉,但積貧積弱仍然困擾非洲農業的發展,這導致非洲擁有世界上超過一半的肥沃且尚未使用土地,但每年仍要花費250億美元進口糧食,而且這一數字保持上漲趨勢,因為非洲人口增長率高以及由此帶來的龐大糧食需求量,保障糧食紅線成為非洲各國政府的重中之重。

像很多非洲國家一樣,莫桑比克擁有豐富資源但農業生產力極其落後,46%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該國擁有比北大荒還肥沃的大麵積黑土地,氣候宜人,利於種植多種作物。農業對莫桑比克創造就業和收入至關重要,有80%人口從事農業,但3600萬公頃可耕地中隻有不到20%被開發。大量土地荒蕪是因為缺乏技術、資金以及基礎設施,農戶即使得到土地也無法有效耕種,這導致莫桑比克糧食長期靠進口,其中大米超過30多萬噸/年,為了保證糧食紅線,莫桑比克政府甚至對糧食進口不征稅。

解決糧食問題是莫桑比克政府的老大難,因為提高農業生產力需要技術,資金、基礎設施、產業鏈以及具備農業生產技術的人力作為保障,這一切正是莫桑比克所缺少的。這些問題也是其他非洲國家所麵臨的共同挑戰,讓很多投資者望而卻步。然而中國農業合作者決定將中國解決13億人口糧食問題的經驗帶到非洲。2006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提出對非務實合作八項舉措,其中包括設立中非發展基金,支持中國企業到非洲投資,在非洲建立農業技術示範中心,向非洲派遣農業技術專家。

在兩國政府推動下,2009年,中國-莫桑比克農業技術示範中心(ATDC)在莫桑比克成立。示範中心莫方主管單位是農業部,因此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當地官方,同時示範中心作為莫桑比克農科院下屬非營利性研究機構,可以進行農業試驗、示範和推廣工作。這是中國農業項目走出去新模式,既為中國企業提供進入非洲市場的渠道,也為它們與當地合作提供平台。

正是在示範中心支持下,萬寶項目落地莫桑比克,從最初333畝示範田到規劃開發2萬公頃土地,通過培訓當地農戶,帶動周邊8萬公頃水稻種植。根據協議,萬寶需要把已開發土地中10%交由當地農戶種植,如今這個比例已達到27%,為了讓農戶掌握水稻種植技術,萬寶給每個農戶1公頃-2公頃土地,並提供生產資料和技術支持,農戶掌握技術且產量達到5噸/公頃後,種植麵積會增加到3公頃-4公頃。

萬寶項目初衷是通過技術轉移解決莫桑比克糧食安全問題,使該國大米需求長期依賴進口的情況得到改善,但莫桑比克農業基礎條件非常薄弱,這讓萬寶項目經曆很多挑戰,這些挑戰是中國企業開發非洲農業市場所不可避免的,克服這些挑戰能夠使中國模式更好地助力非洲實現糧食安全。

合作種植是提升當地農戶生產力關鍵,其效果關乎項目能否做好本土化以及處理好與當地社會關係,但說服當地人參與項目並掌握種植技術並非易事。莫桑比克有3000萬人口,文盲率高達53%,農村地區更加嚴重,這讓中企向當地農民推廣新種植技術難上加難。

協助萬寶管理本地種植戶的林波波河下遊區域管理公司主席阿曼多·尤斯維安博士(Armando Ussivane)深有感觸,在他看來,這不僅是語言不通還有思維模式不同。讓當地農民參與項目需要逐步推進,不能隻求快,要先說服一小部分人參與種植,在這些人獲得好收成後,再吸引更多人。

“要對他們講項目的好處,要是看得見的好處。好在當時中莫農業合作框架促成雙方在林波波河流域小麵積種植試驗田,讓農民看到增產,意識到項目確實幫他們改善水稻種植。一些人最初還有疑慮,但看到切實增產,終於相信項目是來幫他們的,越來越多人選擇加入。”尤斯維安說。

這一過程離不開當地農業技術推廣員,推廣員要將信息翻譯成土語,這樣農民才能理解,這些推廣員最了解當地情況,他們知道如何選擇真正的農戶加入項目。“必須確保參加項目的人是真正農民,純靠種植為生。農民通過種植水稻致富,成果有目共睹,當地人會意識到這是雙贏項目,‘圈地’爭議不攻自破。”尤斯維安說。

中莫農業示範中心也發揮重要作用,示範中心為農民舉辦水稻生產培訓班,培訓3000多名當地農民,提升農民水稻種植生產能力。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18年報告顯示,參與問卷調查的農戶中,96.9%農戶表示參觀過示範中心試驗田,60%以上農戶參加過一次培訓,使用過示範中心教授的種植技術和種子的農戶分別達到50%和39%。

中國提供的新品種新技術開拓了當地農戶視野,讓他們看到增產收益,因此從最初隻有22個農戶參與擴展至如今的500戶,很多家庭因此有了穩定收入,甚至蓋房買車。萬寶項目因此在莫桑比克家喻戶曉,安德烈·希薩諾(Andrea Chissano)是馬普托一家酒店保安,他也知道萬寶項目。在他看來,那些能給萬寶種大米的農民是幸運的,因為該國工作機會很少,貧民窟裏很多人根本沒有工作機會,賺100梅蒂卡爾都很難。

非洲“新石油”?

遠高於當地產量的水稻收成不僅使合作農戶增收,也為當地農業發展提供新理念。萬寶項目將有水直播、旱直播等水稻種植技術傳授給當地人。通過與農業示範中心合作,萬寶還推廣適合當地環境的優良水稻品種,其中粵農絲苗和黃華占已在莫桑比克注冊。這些大米都在當地銷售,而不是銷往海外,售價最貴合人民幣2.5元/斤。

對於莫桑比克政府來說,水稻種植技術落地是保障糧食安全重要舉措。萬寶大米被總統紐西讚譽為莫桑比克的大米,並親自命名“好味道”。農業與糧食安全部部長伊吉諾·德·馬魯萊(Higino De Marrule)也很喜歡萬寶大米,在他看來,中莫水稻合作項目取得良好效果,不僅提高了水稻產量,還將水稻種植技術傳授給當地農戶。

鑒於良好的社會和經濟效應,莫桑比克方麵希望將項目規模擴大,不能隻讓500個農戶受益。要讓更多人受益,這就需要獲得更多投資。馬魯萊認為,萬寶項目正在提升當地大米產業價值鏈,但規模仍然較小,要擴大規模,增加種植麵積,因此誠邀中國和其他國家公司投資該領域。“我們有7萬公頃土地有待開發基礎設施以便種植更多大米。目前缺乏資金,希望外企踴躍投資。”

擴大規模需要在增加合作種植戶與經濟效益之間找到平衡,因為相比自主機械化種植,合作種植效率和產量仍較低,鑒於農業投資回收周期普遍較長,這會為項目盈利帶來壓力。清華大學唐曉陽副教授曾指出,在非洲穀類一年大多隻能收獲一次,收割後需要再投入再擴大,農業投資項目至少需要五六年時間才開始盈利。再加上其他原因,中國在非洲農業項目盈利甚少,特別是種植類項目,即使獲利也是微利。

雖然萬寶項目在中鐵二十局委托管理以來,經過近兩年封閉運營,已達到收支平衡,但為了提高經濟效益,萬寶方麵希望可以開發出稻米之外第二經濟作物,這麵臨很多難題,不僅要選擇合適的一年生作物才能達到換季輪種,而且要有成熟的產業鏈作為支持,因為莫桑比克農業基礎非常薄弱,除了全產業鏈覆蓋,其他模式都會出現斷層。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平衡合作種植與經濟效益的關係,萬寶方麵認為,這並不矛盾,最好的方式是所有田地都由當地農戶種植,萬寶來負責後續商業化運作,這才是項目擴大規模、技術轉移和保障莫桑比克糧食安全的最終途徑。

除此之外,基礎設施缺乏也製約擴大規模。這是非洲農業項目麵臨的普遍問題,前期需要大量投入,種植之前必須開荒,建設道路,還要完善灌溉、防洪排澇和電力等產業配套設施,這些因素導致投資數額巨大。萬寶項目因成立之初對農場周圍水利設施情況缺乏了解而遭受洪災損失,因此希望得到足夠支持開展農田水利基建,這是莫桑比克目前最薄弱的,也是對農業生產影響最大的。

加紮省農業廳廳長拉蒂法讚同提升基礎設施,不僅要在道路維修、供水等方麵加強硬基礎設施建設,還要在天氣預報和大棚種植技術等方麵加強軟基礎設施建設。當地天氣預報設施老舊且維護成本高,達不到擴大生產要求,而且沒有大棚技術也很難抵禦惡劣天氣,他希望中資企業能夠給出解決方案。目前中莫兩國已經在著手解決農業基礎設施建設的一些問題,例如天氣預警。中科院為莫桑比克提供農情遙感監測雲平台(CropWatch)和相關培訓。基於這個係統,莫桑比克農業部實現對該國農情自主監測,監測結果被正式納入國家農業氣象通報。

莫桑比克案例折射出去非洲投資農業的機遇與風險,解決這些問題仍需要很長的路要走,中國政府和企業也在逐漸探索新模式。在不斷市場化的前提下,中國正在尋求通過更加開放模式與非洲合作,雙邊合作的同時也通過與第三方國際組織合作實現優勢資源整合。

今年6月,中國國際經濟技術交流中心、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非洲聯盟、聯合國南南合作辦公室、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非洲綠色革命聯盟(AGRA)七方共同簽署《關於加強中非水稻領域南南和三方合作的倡議》,這讓中國在非洲的農業合作項目能夠利用多種渠道引入更多資金,在助力非洲農業發展和實現糧食安全保障過程中發揮更大影響力。

雖然麵臨挑戰,但非洲豐富的農業資源和糧食需求缺口讓很多經濟機構看好非洲農業市場前景。據世界銀行估算,非洲農業市場業務到2030年將達到1萬億美元。非洲開發銀行負責農業發展的副總裁珍妮弗·布蘭克(Jennifer Blanke)認為,通過增加收入和提升農業價值鏈,農業將成為推動非洲經濟轉型引擎,農業市場也將成為非洲大陸 “新石油”。

(本文首刊於2019年11月25日出版的《財經》雜誌)

 

聲明:本文內容源自互聯網,不代表本站觀點

點讚